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德育天地 >

罗瑞卿挨整:没能读懂毛泽东推荐的古书

作者:佚名 来源:= 发布时间:2021-06-16 12:01
 

  资料图:罗瑞卿向毛泽东介绍我国制造的半自动步枪

  毛泽东一生手不释卷,读过大量的古书。他对古书理解之深、涉猎之广,令人惊叹。尤为妙绝的是,他经常从古书中汲取灵感,指导现实的斗争。对此,他称之为“古为今用”。在他的倡导下,我国史学界“古为今用”之风,盛行一时。

  毛泽东不仅自己读古书,还劝说和指导身边的人读。他让人读的书,含义深邃,读的人有的能理解,有的则不甚了了,甚至作了错误的解读。笔者推敲了几例,试陈一孔之见,就正方家。

  毛泽东为何说“水至清则无鱼”

  据罗点点回忆,1938年在延安凤凰山下的窑洞里,毛泽东送给罗瑞卿两句话: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”这两句话见于《大戴礼记》和《孔子家语》,但毛泽东要罗瑞卿读的却是《后汉书·班超传》。

  知父莫如其女,点点说她父亲“实际上从没有搞懂过这句话,他根本不明白,为人处世怎么能够水不清,一旦清又如何做到不至清”。罗夫人就更有意思了,——“妈妈说,有好长时间,她和爸爸都想不透毛泽东这两句话中,到底是表扬的成分多,还是批评的成分多”。

  显然,罗瑞卿是认为表扬的成分多,因为他在给郝治坪写情书时,落款便是“洛水清”。他是以“官清如水”而自豪呢!直到1965年12月,罗瑞卿在上海挨整,他才又想起了毛泽东送他的两句话。点点说:“‘文革’后,我不止一次注意到,当提出类似毛泽东为什么会整罗瑞卿这样的问题时,爸爸总会直接或者间接地提到这两句话。”然而,罗家人始终想不明白:“清清洛之水,为什么如此难保清洁?”经过一番深思,点点似乎悟出了一点道理:当毛泽东自己水很清时,水清就是优点;当他希望水浑一点的时候,水清就成了缺点。

  毛泽东为什么会整罗瑞卿,那是学术研究的大题目,对于平头百姓,它就是斯芬克司之谜。但罗瑞卿的直觉没有错,他的挨整确实和那两句话有些关系。我们不妨读一下《后汉书·班超传》。传载,西域都护班超离任,继任的任尚前来请教:

  超曰:“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,皆以罪过徙补边屯。而蛮夷怀鸟兽之心,难养易收。今君性严急,水清无大鱼,察政不得下和。宜荡佚简易,宽小过,总大纲而已。”

  原来水清、至察并非指为人的清或浊,而是指对人的宽和严。“性严急”的任尚,对班超的话嗤之以鼻,结果是西域叛乱、负罪还朝。罗瑞卿的“严急”怕是不亚于任尚。张民曾记叙了在三座门开的一次会议。会议是研究江河漂放木排的问题,罗瑞卿走进会议室,还没坐下,就劈头盖脸地批评林业部和水电部。罗越说越气,话说得很厉害,两个部的领导一再检讨。分管的副总理谭震林坐不住了,没等罗瑞卿把话说完,挟起皮包就走。罗跟着宣布散会,还补了一句:“看,有的人不是想走了嘛!”会议不欢而散。

  罗夫人回忆上海会议,有这样一段:

  总理和小平一起来对瑞卿说:“主席说了,没有这三条(指反对林彪、反对突出政治和向党伸手),有别的,可以检讨别的。”

  瑞卿说:“别的有什么呀!”

  回答:“你和别人的关系不好。”

  “严急”如果只是在工作方法上,顶多也就是“关系不好”。但是,“严急”如果和阶级斗争联系起来,问题可就大了。典型的例子,莫过于“二陈事件”。

  陈泊曾被毛泽东称作延安的福尔摩斯。1949年10月,叶剑英为解决乱象如麻的广州治安,把他从江西陈正人那里要到广东。陈泊和陈坤(原中共在香港的情报系统负责人)一起,利用反正的敌特和当地的三教九流,组织便衣队,侦缉、破案,使广州治安状况迅速好转。叶剑英在给公安部的信中说:“广州的潜伏敌特力量迅速得到肃清,社会治安的根本平安,与陈泊同志的领导努力是分不开的。”

  然而,二陈的做法,却不为水至清的罗瑞卿所容。1950年召开全国侦察工作会议,陈泊在闲谈中讲了些广州的事,罗瑞卿当场大骂,说二陈违犯政策乱搞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1951年,公安部拘捕了二陈,并株连了数百人。开始定为“国际间谍”,后来又改为“包庇反革命”,陈泊判刑十年,陈坤判刑八年,二人均瘐死狱中。直到1982年,冤案才得平反。

  二陈被捕后,叶剑英曾找罗瑞卿缓颊:“起用那些旧警员,是经过省委批准的,不能把账算到陈泊头上。”罗瑞卿说:“那是你的想法。”叶剑英无奈,只好在华南分局会上说:“主帅无能,累及三军。”

  陈泊的夫人吕璜,向邓颖超递了一份申诉材料,邓仔细看了后,说:“这个案件看来很有情况,我要向恩来同志反映,请他过问一下。”

  周恩来调阅了案件材料,还和罗瑞卿通了电话,但结果是:吕璜从此不许探监。

  上海会议结束当晚,在锦江饭店举行文艺晚会,经周恩来提议,叶剑英当场演唱一曲评弹。京西宾馆批罗会中,罗瑞卿跳楼自杀,叶还改辛弃疾词为“将军一跳身名裂”。罗点点对此甚是愤慨,说这是“从迫害别人中得到的愉悦”。点点只是有点单向思维,——愉悦原非始自批罗。更为可悲的是,拘捕二陈乃是批判广东地方主义的先声;而批罗,则是端掉刘少奇“资产阶级司令部”的前奏。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